海南周刊 | 雨林猿家趣事多:择偶也“看房”、练就“轻功”不下地......

  在霸王岭的高山密林间,阵阵猿啼随着破晓而至。作为全球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,海南长臂猿被称为“人类最孤独的近亲”。

  为了逐步揭开这一人类“近亲”的神秘面纱,一批又一批科研工作者相继来到霸王岭山区,开展海南长臂猿种群生态、栖息地结构、生态学及行为特征、采食植物等科学研究,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日夜追逐、观察记录。

  在科研人员和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看来,海南长臂猿的一些沟通与亲昵的习性与人类十分相似,热带雨林中有说不尽的猿家趣事。

  白沙黎族自治县青松乡斧头岭,一只海南长臂猿在树上进食。

  长臂猿择偶也“看房”

  海南长臂猿与其他长臂猿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种群较大,过着家族式生活,是典型的家族小群体聚居的树栖动物,家庭猿群数量通常为4只至6只,一般不超过10只。家庭群中会出现“一夫二妻”的组合,即一只成年雄性和两只成年雌性在一起生活。目前,海南长臂猿5个家族群之间都有亲缘关系,仔细翻一翻海南长臂猿的“族谱”,还会发现A群堪称“家族长老”。

  2020年8月18日,专家们收到了部署在E群E13标号的4G红外自动相机传回来的视频和照片——是E群的两只海南长臂猿,一雄一雌!这对“新婚夫妇”自立门户组建了新的家族群,进一步增加了这一濒危物种种群“开枝散叶”的希望。

  “就像一些人择偶会看对象有没有车、房一样,长臂猿择偶时也会看另一半的栖息地是否够大,有没有足够的食物。”在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海南长臂猿保护研究项目“海南长臂猿繁殖生物学研究”课题负责人周江看来,要帮助海南长臂猿更快地形成有效的生殖单元,栖息地的修复与保护非常重要。

  霸王岭林区,两只长臂猿在林间玩耍。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

  一身“轻功”不下地

  荫蔽的林冠层,矫捷的身影一闪而过,对于追猿者而言,尽管翻山越岭一路跋涉十分辛苦,但只闻猿声难见猿身是常有的事。

  海南长臂猿拥有一身好“轻功”,擅长“臂荡式”飞跃。双臂交叉摆荡在树冠间,一个摆臂便能荡到十几米开外。对它们而言,在广袤的热带雨林里,双臂是最好的“交通工具”。

  不过,生性机警的海南长臂猿有着固定的活动范围和活动路线,几乎不会进入陌生地域,活动与觅食均在约15米高大乔木的冠层或中层进行。幼猿会抓住雌猿的肚皮和妈妈一起“荡”,长大后离开母体开始学着自己“荡”。

  虽然在树上攀援自如,海南长臂猿却很少下至5米以下的小树上活动,几乎不会下地。直至今年5月30日,海南长臂猿才首次被科研团队拍到下地活动的影像。据了解,这些小家伙没有固定的睡觉地点,也不会做窝,睡觉时喜欢蜷曲在树上,有时也会在树干上仰天而卧。

  “它们会折断树枝,抛向空中,接住,再抛起,类似于人在玩耍。”在研究海南长臂猿的过程中,贵州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邓怀庆发现了这一有趣的现象。邓怀庆认为,海南长臂猿通过这样的方式分析判断树枝的承重力,从而确定自己能不能抓住这根树枝荡到树林的另一端。

  白沙青松乡斧头岭,一只长臂猿在树上活动。

  晨间雌雄“二重唱”

  清晨6点多,天刚亮,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茂密雨林中,几声清亮的猿啼打破了周遭的寂静。在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看来,猿声是山林间最动听的声音。

  “呜,呜,呜……”悠扬的长音后,林间传来阵阵短促的猿声,猿群仿佛在表演“合唱”。音量由低到高,富有节奏感,响彻整片山谷,一时间压过丛林里所有的鸟啼虫鸣。

  “雄猿带头吹响了‘起床集结号’,后面是雌猿的合鸣,这是一种宣示领地、联络感情的信号。”在绵延连续的鸣叫声中,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林清不仅能辨别出雌雄,还能听出长幼区别。据介绍,雄性的声音发声很长,雌性的声音相对短促,晨间“二重唱”由雄猿起头,随后猿群内的雌猿、小猿也会加入“合唱”。

  不过,受环境影响,海南长臂猿的鸣叫并不是每天都如期而至。2020年11月海南长臂猿大调查开展期间,就曾出现猿群集体“失声”的情况,彼时恰逢台风天气,气温较平时也低了不少。在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博士马子驭看来,鸣叫异常或许是猿群对特殊环境的应激反应,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研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两天后雨过天晴,参与大调查的队员们听到了海南长臂猿E群发出的长达20多分钟的鸣叫,声音比往常更为高亢洪亮。

  白沙青松乡斧头岭,一只长臂猿在吃水果。

  尤爱水果懂礼仪

  “食物在哪里,猿群就往哪里。”这是拥有12年护猿经历的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谢赠南的心得。想找到海南长臂猿的踪迹,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就是在它们的“粮食林”附近蹲守。通过研究海南长臂猿的“食谱”可以发现,这些小家伙对水果青睐有加,喜食肉厚多汁的成熟果实。

  在白沙黎族自治县青松乡苗村附近有好几处海拔较低的沟谷,谷中长着不少野荔枝。每年五六月,当挂满枝头的荔枝开始长熟变红,这儿几乎就成了海南长臂猿觅食、栖居的主要据点。

  海南长臂猿爱吃的野生荔枝。符能 摄

  如果发现野荔枝、小叶胭脂等特别喜欢的果树果实熟了,且挂果量大的话,海南长臂猿就会连续好几天停留在一个区域,直到把树上的果实吃完为止。不过,海南长臂猿不吃人类的投食,监测队队员们曾尝试在海南长臂猿经常活动的区域投放香蕉、荔枝等,警惕的“吃货”们视而不见。

  “与猴群不同,海南长臂猿从不浪费食物,摘一个吃一个,只吃熟果,没熟的不碰。”同为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员的李文永观察到,除榕树果实外,无论是柔软的浆果,还是坚硬的核果或其他野果子,海南长臂猿啃食时都会像人类一样“吐皮”。

  与人类的另一个相似点是,海南长臂猿进食时坚持“女士优先”。每次进食,母猿尤其是带有幼崽的母猿会先吃,公猿则在一旁戒备,待母猿吃饱后才轮到公猿吃。

  “正是这些与人类十分相似的习性,让我们觉得海南长臂猿是充满灵性的动物。”李文永说。海南长臂猿不仅是“吃货”,也扮演着森林植物种子传播者的角色,包裹着果核的猿粪落进泥土,会长出新的植物。

 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海南日报记者李天平摄

原标题:择偶也“看房”、练就“轻功”不下地、爱吃水果懂礼仪 雨林猿家趣事多

##########
<b id='rW'><code></code></b><listing id='PlcN'><person></person></listing>
<acronym></acronym>
<blink></blink><thead></thead>
      <l id='alOyD'><comment></comment></l><i id='fXt'><var></var></i><abbr></abbr>
      <q id='BmdKGjv'><strong></strong></q>